siSteR.shOp

Zaihaoxin.:

风 之 谷. 延 时 龙 脊 梯 田 . 删了三次改了三次,都要丧心病狂了。感谢老猪小伙伴的全程陪伴以及曲奇男神的全程指导。虽说还是比较大可我已经很努力的在保证画质的情况下缩减成10M了,也请各位耐心等待一下。/zaihaoxin

主人的来福:

背包自由行-台湾行脚-天元宮櫻花季

淡水天元宮簡介淡水天元宮位於新北市淡水源里北新路三段,距離淡水市區、淡水捷運站約5公里的路程,處於大屯山脈的西北邊,地理位置十分優越,園區內有無極天元宮本殿和無極真元天壇,近年來每到3月時節周圍的櫻花盛開,成為大台北旅遊相當興盛的景點,點點的緋紅櫻花景色讓來到淡水天元宮旅遊的民眾,在沉浸宗教意象時能感受大自然最原始之美。

    淡水天元宮近年來以櫻花聞名大台北地區,一整片的櫻花是在1970年代左右,由上百名的志工親手栽種出來,以台灣原生種山櫻花接上日本吉野櫻,使得在同一株櫻花樹上可看見兩種不同的櫻花,粉紅、嫩白等顏色在天元宮園區內繁華盛開,單瓣櫻花花形是最典型的櫻花圖案,盛開時節約在每年的3至4月間,屬於薔薇科落葉喬木,花瓣為白色單瓣,而台灣山櫻花同樣屬於薔薇科落葉喬木,約在每年一至四月開花,深桃紅色的花色相當討喜,而天元宮櫻花的特色結合了兩種櫻花的特色,形成相當優美的景觀,成為淡水天元宮最獨特的自然奇景。

2015摄于台湾新北市淡水天元宫

安德莉凯利:

御室樱林眺望五重塔的绝景大概是京都樱花季最令人难忘的一幕。碧空之下,花影憧憧,与赏花人的笑颜相映,说不出的幸福滋味。

宇华在苏格兰:

人生道途,有些时候不过取决于,遇见谁。


入夜之后的大街小巷只剩下餐馆,小店与酒吧是亮着招牌灯的。

逛饿了之后我钻进了一家闹哄哄的披萨店,找到仅剩的一张桌子坐下来指着看不懂的意大利文餐牌随意点了份披萨和冷饮。下一刻我就碰到了罗拉。

我留意到一个红发的女生一直站在门口等位置,直到我的披萨上来了她都还没等到空位置。我朝她招了招手,微笑了一下。她无动于衷,在国外搭台这样的情况是很少的,我第二次向她招手的时候她才确定我是在叫她。

“叫我么?”她走近的时候对我说。

“我看你等位很久了,坐吧,就我一个人而已。”我笑笑。

“谢谢谢谢。”她道谢,坐下来的时候将她额前乱乱的发梢捋到脑后。后来她开始点菜,拿着手里的旅游指南与菜谱相互对照,用硬生生的意大利语跟服务员点菜。她告诉我她也是来旅行的,来自我一个听不懂的地方,见我愣了好几秒之后她匆忙解释道是瑞典的一个小镇。

 

“刚到佛罗伦萨?”我问她。

“对,你不知道我有多倒霉。”罗拉开始跟我诉苦,“我的飞机晚点了,去到米兰的时候预定的列车早就走掉了,我只能改坐大半天的巴士来佛罗伦萨,看天都黑了。更气人的是我订的旅店硬说我在网上把预定取消掉了。天啊。”

“那你现在找到落脚的地方没?”我问道。

“嗯。找到了,在一家青年旅舍。”她喝了一大口咖啡,“天啊太幸运我遇见你了,不然我这一天就糟透了。”

饭后她坚持帮我付款,我毅然拒绝。“那我请你喝东西吧。”她说,随后我们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吧,周末的晚上早已熙熙攘攘了。店里放着慢摇的音乐,罗拉端着两杯满满的啤酒走过来,我们开心地碰杯,天南地北有的没的乱聊一通,不时像认识了八百年似的投契地大笑。九点过后乐队就来了,店里的气氛瞬间热络攀升,大家都哼哼唱唱,顺着鼓点拍手跺脚,罗拉兴奋地站起身跳起舞来,最后凑到我耳边说,我爱死了这座城市了。我点头报以同感,是的,我爱这座醉人的城市。

我跟罗拉相约了第二天一起游老城,在我们相遇的那家披萨店碰面。第二天呼啦啦地下起了雨,我按照约定去到了披萨店,并没发现红发女生。我在屋檐下等,约莫二十分钟后,罗拉用帽衫盖着头从雨中走过来。 

“不好意思迟到了。”她说,同时夸张地揉了揉太阳穴,“宿醉。”

我笑了起来。

我们谈笑风生在老城湿漉漉的迷宫般的大街小巷乱窜,在小吃店跟冰淇淋店前一遍遍驻足,在一座座瑰丽的古堡或雄伟建筑前相互留影。我们钻进高耸的教堂里面避雨,虔诚的信徒闭着眼睛跪在雕像前祈祷,随后在身上画下一个十字架,低头亲吻一下手心。

高一脚低一脚地走到阿诺河畔,凭着石栏眺去,远处的的森林被雨丝渲成浓稠的绿,阿诺河也映出明朗的清爽。我们沿着石板行道走上了老桥,罗拉告诉我放晴了,也黄昏了。桥上盖着歪歪扭扭的房子,土黄,纯白,亦或是浅灰。桥中央老艺人谈着吉他唱着慢悠悠的歌,是情歌,我想。罗拉和我就这样坐在桥栏上,静静地看着落日嵌进遥远处河的尽头。罗拉眼眶红了,眼泪流了下来,想必此刻在思念远方的某人,又或许被日落的余晖抽拉出一段悱恻的回忆,我轻轻地拍着她的背,不做声。

 

“要走了。”她小声说。

“嗯?”我没反应过来。

“我要走了,订好的去下一个城市的列车马上发车了。”她跟我说。

罗拉站起来抱我,大声地用刚学会的意大利语跟我道别。很奇怪,在陌生的地儿碰到陌生的人,仿佛更容易地卸下心防,因其对我的过往一无所知,亦非参与我的未来,不过就是走过那么一小段路,侃些小事,借个肩膀靠上一小会儿。或许,也不会被记得,但确凿在这些微妙的小时刻,我们都剥开了彼此的儒弱。我站在桥上目送她离去,罗拉沿途好几次回头朝我挥手,正如我跟她初见时那样,很用力地挥着手。我总是刻意地将孤单的每一秒都用友人或者陌生人来填满,因为只要一个人在晃动的车厢里,在人潮汹涌的巷子里,在嘈杂的青年旅馆的床上,在无名的小咖啡店里我都会冷不防地想起你。久久不被想起的过往相处的片段悄然剪接成一部伤感的片子,突兀映刻在路途的车窗上。免不了一而再地鼻酸。翻来覆去对失去的念念不忘,耿耿于怀,只因不舍。本来壮志凌云地以为孤独没什么的我,儒弱地被回忆轻易就击垮。


别了。


微博

Instagram kelexlau】

Facebook页面】 


Zaihaoxin.:

这 里 是 桂 林 ,我 在 这 里 等 待 你 们 的 到 来  ( 3)。/zaihaoxin

主人的来福:

背包自由行-日月潭之晨 宁静的日月潭之晨,超雾码头的栈桥映射在宛如镜面的湖水上. 摄于台湾日月潭风景区

大維:

我看到的你是藍色的【上】


“如果梦境有代名词的话,应该就是希腊了。因为,它把全世界的蓝色都用光了….”

人的一生注定要游历很多地方,但是,一定会有一个地方让你怦然心动,甚至情系终身,也许,这就是圣托里尼。这个纯净如天堂,一生必去的绝美之地。

那里像一个幻想世界,一切都那么触手可及但又不太真实。在断崖上眺眼望去,无际的爱琴海像一面蓝色的丝缎,来往的船只划出白色的蕾丝,配上远处小岛的白色房屋,如千年不化的积雪,构成一幅壮大的图画。爱琴海的湛蓝令人沉醉,阳光下的植物在尽情呼吸和伸展,白色房屋的主人在午睡,万物变得如此沉静寂然。你仿佛置身冰雪天地,却能沐浴火热的日光,宁静使心灵变得凉爽,会忘却光斑爬过皮肤的感觉。

 当夕阳将白色的房屋也蒙上一层面纱,蔚蓝的海面也变的黝黑时,各家点上的灯光,透射出来,像衬在夜空里的点点星光。圣托里尼会展开华丽的羽翼带你到一个梦想世界。

到圣托里尼来吧,在一个静静的午后,寻一家小小的店,在满是鲜花和葡萄架搭成的花影下,点一杯冰凉的葡萄酒,看喜爱的书,或给远方的朋友寄去一封阳光的卡片,淡淡花香随着阵阵海风掠过脸颊消散在空中,留下浅浅的惆怅。

【未完待续】

圖:大維   文:小V   拍攝地:希臘圣托裡尼島